赶走甘比四母女如今住前妻老房不满女婿刘銮雄:他比我大6岁

一穷二白的他,早就和甘比断绝了来往:“他们走了十几年,我都没动过他们的东西。”

甘比父亲目前居住的公屋,到处都很残旧,厨房炉头发黄,厕所地板生锈,房间传出阵阵的潮味。

“如果开始我知道,一定反对!嫁了一个比我还大6岁的男人,脑袋有病吗!甘比又不是没条件!”

“很多事情我都不知情,大女儿结婚、二女儿结婚、三女儿结婚,都没通知我。”

甘比无论和大刘相识相恋到结婚,也没向陈遂明交代一声,连孙子和孙女也没见过一眼,只能从网上看长相。

“上一次见甘比,是去年我妈妈去世的时候,甘比给了我150万,叫我帮她处理身后事。其实都不叫见,当时和甘比都没有几个眼神接触。”

虽然三个女儿都有留下守夜,但他认为女儿们理应坐在亲属的位置上,对此他明显耿耿于怀。

回想当初家庭破裂的原因,陈遂明说:“其实都是小事,是我赶女儿走,最后连老婆也一起走了。”

“我在家,小女儿会说我拦着她读书,甘比又会因为家里有东西烂了对我发火,我说他读这么书都没用!就生气赶她们走。”

甘比妈手上持有两套房,2001年,她以15.6万元,在显径邨购入一个高层楼房。

期间向汇丰银行按揭,连利息每月还款大约1100元,还款期为20年,目前由甘比妈让给陈遂明居住。

“我不埋怨她们,我也为甘比感到自豪,有本事做了女首富,我不会管她们要钱,做不出来。”

陈遂明做过运输工人,麻将馆管理员,酒楼服务员,目前生活极为贫穷:“有时穷到连烟钱都没有。”

虽然夫妻情分已断,但甘比妈却有情有义,老房子以她个人名义持有,陈遂明一直住也没有搬走,也没交租金。

水电煤气费和管理费还是甘比妈交,陈遂明偶尔做散工,家中只有方便面和罐头。

About Author


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